*此篇同人文為《自由幻夢》之延伸續寫

以比德‧梅爾拉克為第一人稱

提醒尚未閱讀原著的人別踩雷了哦~

 


5

 

  四周一片黑暗。我在哪裡?

  還記得採訪結束之後,有一隊人將我送回房間。不再是冰冷的牢房,而是有著柔軟大床的寢間。

  我洗完澡、上床睡覺,但發現自己輾轉難眠,於是我起身,腳步有些虛浮。我想上到天台。凱妮絲和我的「秘密基地」。思及此,我不禁微笑。

  來到頂樓,卻發現已有兩個人等在那邊。是都城的人!他們是來抓我的!腦中警告聲響起,一場飢餓遊戲激發出我的警覺心。我無時無刻都在堤防,我只能信任自己。

  是我想太多了,那兩個都城人壓根兒沒有察覺我的出現。所以現在呢?留下還是離開?

  一隻手拍上我的肩,我猛地回頭,差點整個人跳起來。是那個紅髮去聲人女孩。她朝我搖了搖頭,伸出食指向出口比了比。

  我點頭和她一同離開。

  她陪我走到房門口,替我開門、關門,空蕩蕩的房間只有我一個。早先讓我弄亂的床已經再度鋪整齊。我疲憊的窩進棉被裡,將枕頭拍鬆,然後,我在底下摸到了一張紙條。

  我有些吃驚,但沒把情緒表現在臉上,因為我知道都城正透過監視器觀察我。

  我把自己用棉被包起來,捲得像一隻毛毛蟲,像個害怕作惡夢的小孩。我長得夠大了,但飢餓遊戲所帶來的恐懼,卻每每都將我從睡夢中驚醒。

  藉著穿過縫隙的燈光,我展開紙條,字跡娟秀優雅。

  下一場採訪,都城進攻第十三區。

  我得去警告凱妮絲!可是該怎麼做?

  開門聲。是紅髮女孩?不像,腳步太過笨重。我努力平緩自己的呼吸,讓自己看起來像陷入沉睡。不著痕跡的把紙條塞進褲子口袋。

  棉被掀開,燈光一閃,我失去意識。

  清醒後是一片黑暗。我感覺自己是赤裸的。

  我在哪哩?死了嗎?但死人會有知覺嗎?

  我試著移動身體。腦袋甦醒,四肢卻仍處昏迷。

  一個聲音撞擊我的腦袋。砰砰砰。該死的,又來了。砰砰砰。一次比一次劇烈。砰砰砰。砰砰砰。痛覺神經像要被撕裂,殘存的理智哀求解脫。

  痛到一個極點,身心俱疲,連默默求饒的力氣都失去。

  沉重的黑幕在我眼前炸開,星星化為無數璀璨。

  凱妮絲。我的腦海裡全都是凱妮絲的身影。音樂課她唱的歌令鳥兒也不禁沉醉。競技場的山洞中,她不眠不休的照顧我,以吻交換要我進食。火車上的夜晚,她在我懷中沉睡。十一歲的她在雨中行乞,而我故意將麵包烤壞送給她。我在鏡頭前向她告白,她滿臉的不可置信。進入競技場前一晚,我們在天台上談心。展示貢品時我倆手牽著手。我將一把黃色小野花別在她頭上。她用眼神指責我和專業貢品結盟的行為。我撞上力場時,她的心焦和淚水。一切一切,是真不是夢。

  「只允許有一位勝利者。祝你們好運,願機會永遠對你有利。」她朝著我拉弓。

  一種陌生的感受侵襲著我的知覺。凱妮絲,凱妮絲想要殺我。在飢餓遊戲結束後返家的途中,她告訴我一切都只是作戲,她對我從來沒有真心。她說得含蓄,我卻已明白她話語中的意義。

  接著,在施惠國的巡迴之前,她竟提議逃離第十二區!她難道不知道這會使我們以及家人都陷入險境嗎?不,她知道的,而這就是她的目的!她想毀了我!毀了第十二區!

  我逼自己冷靜。這層新的認知打亂了我原本的計劃和思緒,我感到有些難以適應。畢竟這段日子我都是為她而活,如今我知道了她的背叛,所有曾經的付出,似乎都只是一場天大的笑話。

  那現在呢?失去目標的我應該要去死嗎?不,我的命是屬於自己的。不論是任何人,甚至是凱妮絲,都沒有資格奪去。

  從這一刻開始,我要為自己而活。為復仇而活。

文章標籤

Royal & Robe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