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此篇同人文為《自由幻夢》之延伸續寫

以比德‧梅爾拉克為第一人稱

提醒尚未閱讀原著的人別踩雷了哦~

 


3

 

  凱妮絲佇立在一片蒼蔥草原之中。她靜靜的凝望著遠方。我循著她的視線而去──

  蓋爾‧霍桑緩緩自身後的箭袋抽出一枝箭,搭弓、拉弦……所有動作一氣呵成。在那當下,我真的覺得只有他才配得上凱妮絲。大家的學舌鳥。我永遠無法觸及的女孩。

  然而,祥和的藍色蒼穹驀然瓦解。草原邊際的山頭染上一抹詭譎的紅。下一秒,蓋爾弓上的箭鏃燃燒著熊熊烈火,幾乎要將之吞噬。只見他微微鬆手,『嗖!』的一聲,箭矢便像匹脫韁野馬,毫不留情的踏著空氣,朝凱妮絲射去。

  凱妮絲。我甘用生命去交換的女孩。木然的愣忡在原地,無視於即將奪去她性命的火光。

  「不!」我嘶吼著,向凱妮絲奔去。她輕輕閉上眼睛。

  一切,都只發生在一瞬間。箭頭狠狠插進凱妮絲的胸口,然後整個人開始起火!不似秦納的假火那般無害。我幾乎可以感受到灼熱的痛楚。身為麵包師傅,被爐子燙傷在所難免,早該習慣了,但卻仍是種折磨。而此刻,我多麼希望自己能代替凱妮絲受罪。但當我終於來到她身旁,燃燒著的學舌鳥已然展翅,在天邊落下一瓣瓣令我心碎的灰燼……

  我自夢魘中驚醒。

  不過是一場夢,為何隱隱感覺到一股懾人的恐懼?

  那天訪談結束後我再度回到牢房,而早已發黃的枕頭上赫然擺著五盒全新的撲克牌。

  難道他們真的以為我需要這些東西來打發時間?就算是都城的全新撲克牌,也挽回不了現在的局勢啊。我要它何用?實在很難想像在這種情況下我竟然還有心思開玩笑。

  還是,那些都城人是在嘲笑我拙劣的謊言?

  「比德‧梅爾拉克!」獄卒神色嚴厲的替我開門。「總統要見你!」

  同樣的臺詞,不同的氣氛。凱妮絲出了什麼事嗎?

  「星火已經燎原!我們如果燃燒起來,你也會跟著燒得屍骨不存!」我面無表情的看著電視機裡的她。如此耀眼,依舊是如此的……牽動我的心。又或許不只是我,所有的叛軍──甚至是所有渴求自油的施惠國人民──都受到她的鼓舞而有所行動。

  「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!」史諾總統鐵青著臉色問。電視遙控器狼狽的躺在地毯上,螢幕一片黑暗。

  「我一開始就知道這不會成功。」我開口,語句浮動。「對凱妮絲而言,我根本算不上什麼。」

  「不!不該是這樣的結果!」他暴怒的叫喊。「你!」他的食指指向我。「最好給我安分一點!我絕對有辦法使他們玩火自焚!」

  「接下來……比德,讓我們來點刺激的吧?」史諾總統的雙眼閃著殘酷的紅色光芒。

  我被扔進一個寬敞的房間。四壁皆由鐵製成。然其中一面牆和天花板都各鑲上一大片玻璃。都城人就站在頂頭的高臺觀望。史諾總統踩著慢步進來。幾個都城人手腳俐落的將我的衣物一件件剝去。完成後便全數退出房間。只剩下我和他。

  「細皮嫩肉的,怎麼說都還是有點可惜啊。」他不禁嘆息。「但這也純屬無奈。我們都希望學舌鳥能平安歸巢,是吧?」史諾總統的唇邊噙著淡淡的得意笑容,離去前有意無意的提醒道:「噢,是會有那麼一點點痛。但既然你能成功熬過飢餓遊戲,那我想這樣一點小懲罰……是傷不了你的。」鐵門重重闔上,發出悶響,將我與外頭的紛擾隔絕。

  鑼聲迴盪,不絕於耳。

文章標籤

Royal & Robe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