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同步發表於weebly個人網站: 莎拉的鑰匙Sarah's Key:死亡何嘗不是種解脫? - ROYAL'S PALACE

undefined

【前言】

  《莎拉的鑰匙(Sarah’s Key)》改編自1942年巴黎的冬賽館事件,由法國警方出動的拘捕猶太人行動。小說分兩條線進行:莎拉(過去)&茱莉亞(現在)。莎拉為了保護年幼弟弟,將其鎖在密櫃中,並向弟弟承諾她會返家救出他。茱莉亞是遠嫁至法國的美國記者,在冬賽館事件六十週年紀念日的現在,她發現了莎拉的故事,進而決心找出真相。

  我很喜歡由莎拉為中心的過去線,從孩子的角度看盡一切殘忍行徑,好幾幕都讓我想起《穿條紋衣的男孩(The Boy in the Striped Pajamas)》。至於茱莉亞線我就覺得不是那麼討喜了,主要是茱莉亞這角色的塑造令我很反感。勇於追求真相的精神令人欽服,但若真相會刺傷人心,你還會如此勇往直前嗎?

  (改編電影《隔世心鎖(Elle S'appelait Sarah)》已於2010年上映)

 

 

 

【節錄】

  一名孕婦在深夜生下早產的死嬰,夜裡那段淒厲的經歷使得女孩眼神呆滯。她聽到尖叫哭號的過程,目睹女人雙腿間的嬰孩以及小嬰兒頭上沾黏的斑斑血跡。她知道自己不應該看,但是在驚駭之下又移不開目光。蒼白的死嬰彷彿萎縮的洋娃娃,旁人立刻用骯髒的床單裹起嬰孩,然而卻止不住女人悲戚的呻吟。

  天一亮,父親伸手到女孩的口袋裡掏出壁櫃鑰匙,然後去找警察。他揮動手上的鑰匙,向警察說明狀況。女孩看得出爸爸雖然試著保持鎮定,卻已經面臨崩潰。他告訴警察,自己得回家找四歲大的兒子,保證隨後一定會回到體育館來。不過是去接孩子罷了,馬上會回來的。但是警察當著父親的面譏笑:「可憐的傢伙,你以為我真的會相信嗎?」父親要求警察同行,他接了孩子立刻會回來,一刻也不會拖延。警察命令他走開,淚流滿面的父親只得垂下肩頭,回到座位。

  她從父親顫抖的中取回鑰匙,放入口袋,不知道弟弟還能撐多久,他一定還在等著姐姐。他是那麼地相信她,而且完全沒有猶豫。

  她腦中盡是孤零零等在黑暗當中的弟弟,他一定又饑又渴,水應該早已喝完,手電筒的電池一定也早已耗盡。但是女孩心想,不管如何,總比這裡好。任何地方都比這個污穢髒臭、人們瀕死哭喊的悶熱煉獄來得好。

 

──《莎拉的鑰匙(Sarah’s Key)》,p. 73 ~ p. 74

 

 

 

【我是你的雷雷好夥伴】

  整體而言,我很喜歡全書的劇情。年幼的莎拉被迫離家、失去至親,即使幸運地讓杜佛夫婦收養,卻始終守著鎖住的地米歇爾的那把鑰匙。有時候,或許死亡才是一種解脫。後來莎拉拋卻自己的身分,定居美國、結婚生子,不是莎拉‧杜佛更不是莎拉‧史塔辛斯基,就只是莎拉,和丈夫育有一子──威廉‧雷斯福,卻在兒子十二歲那個冬日重新當回小女孩莎卡,至死身邊親友無人知曉她的身分、她所背負的愧歉,就因如此,我不為茱莉亞有資格代替莎拉向威廉揭露一切;不論結果好壞,莎拉才是有權力決定是否道出真相的唯一人選。

  莎拉被囚禁的那段日子讓人看見執法員警的冷血,但轉念一想,絕大多數的人也是身不由己,而這讓放走莎拉和瑞秋的警察看來勇敢許多,也看見他在這之中的掙扎,不得不聽命於上級指令,卻也無法完全見死不救。

  看我前面講了一堆莎拉的部分就知道我對茱莉亞真的很沒愛XDD(但姑且還是來討論一下)很慶幸茱莉亞沒有為了和貝德朗的婚姻放棄肚子裡的小生命,若是往後日子裡每每看見丈夫的臉就會想到自己失去的孩子,那我想這也不過是一段瀕臨崩潰的關係。

  雖然結局沒有明講,但茱莉亞最後應該是和威廉在一起了=ˇ=我個人不是很樂見這種安排啦……因為總有點硬湊對的港嚼ˊ ˋ

 

undefined

文章標籤

Royal & Robe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